当前位置:xmbf.cn国学红楼梦中妙玉执意带发修行的原因是什么?有何暗喻?
红楼梦中妙玉执意带发修行的原因是什么?有何暗喻?
2022-09-26

妙玉,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之一,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。说起这个的话,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“可怜侯门绣户女,独卧青灯古佛旁”,在《红楼梦》十二钗正册中,有2个小尼姑——惜春和妙玉,一个是侯门绣户女,最后却落发为尼,一生与青灯古佛相伴,一个早早成了尼姑,却执意带发修行。

惜春这个女孩很有意思,她年纪小小,却不喜欢花红柳绿的色彩,别人还在赶围棋、解九连环做耍,她却和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儿交往:“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,我明儿也剃了头,同她作姑子去呢……”

《红楼梦》中的尼姑很多,妙玉、惜春、智能儿、智能儿的师父净虚和妙玉的师父(姓名不详)。其中正处妙龄的小尼姑有智能儿、妙玉、惜春3人。

尼姑又叫比丘尼,是出家修行的女子,讲求六根清净、四大皆空。

反观这3个小尼姑,智能儿虽身在尼姑庵,却和秦钟眉来眼去,一见倾心;妙玉虽遁入空门,却依然带发修行,从城外的牟尼院进入大观园的富贵丛中;反而只有惜春,抛下国公府的富贵,脱下青春红装,一心独守青灯古佛。

为何曹翁要写这么多尼姑?笔者认为脂砚斋的那句批语很有意思:“余不及一人者,盖全部之主,唯二玉二人也。”

什么意思呢?《红楼梦》里出现的成百上千的人物,都是为度化“二玉”安排的。

第1回甄士隐的梦中,一僧一道安排风流孽鬼下世后说道:“趁此,你我何不也去下世度脱几个。岂不是一场功德?”

一僧一道既然要度脱几个,而全部之主唯二玉二人,他们首先要度脱的就是林黛玉和贾宝玉。

佛家度脱犹如医生治病,首先要看她是什么人物,再看她得的什么病?

原文中说,林黛玉的本身,是西方灵河岸边的一棵绛珠草。西方灵河,自然是佛国净地,所谓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”,绛珠草本体就是一个女尼。

女尼本是四大皆空,不染凡尘,但这绛珠草生长的位置有点特别,她生长在“三生石畔”,三生石管缘定三生,所以林黛玉的病是情劫难逃。

一个尼姑偏是情痴,要想度化她,一僧一道首先让她入凡尘:

智能儿: 女尼结识情种,水月庵里起波澜。

秦钟和宝玉到水月庵寄宿,看到智能儿越发出落得标致,宝玉说秦钟和智能儿早就情投意合:

“你别弄鬼!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,一个人无有,你搂着她作什么?这会子还哄我。”

在水月庵的2天里,秦钟和智能儿,“背地里多少幽情蜜约,俱不用细述,只得含泪而别”。

《红楼梦》里擅用谐音,秦钟谐音“情种”,很多人不理解,秦钟在姐姐大丧期间,和智能儿幽情密会,简直是渣男,为何曹翁却叫他情种呢?因为秦钟就是宝玉的一个化身。

绛珠草,身在灵河岸边,却不能接受灵河佛法滋润,几乎枯死。直等到神瑛侍者春风化雨的爱情滋养,用甘露之水浇灌,她才得久就延岁月。

水月庵里,智能儿身在佛门,却一心要“除非等我出了这个牢坑,离了这些人,才依你。”

智能儿其实就是绛珠草的化身,她虽在佛国,却凡尘未了,要入红尘。

神瑛侍者日以甘露浇灌绛珠草,但随后便再不现身;秦钟自水月庵一别,再不联系智能儿。

绛珠草终日游于离恨天外……五衷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;智能儿“私逃进城,找到秦钟家下,看视秦钟……”

将绛珠草和智能儿对比,发现智能儿就是绛珠草。神瑛侍者和绛珠一别之后,再不现身,但秦钟的故事却在继续:

秦钟的父亲秦业发觉智能儿和秦钟之事,打了秦钟一顿后,被气得一命呜呼,秦钟随后也命丧黄泉。

秦钟死后,智能儿去哪了?如绛珠草一样,落入凡尘,化身黛玉,“待神瑛侍者”这块玉,去红尘之中,还泪了情。

妙玉:黛玉死后的一缕香魂,情缘未了,带发修行。

林黛玉落入红尘,从侯门绣户林家千金,到被迫害至死。

仓央嘉措说:“世间事,除了生死,哪件不是闲事”但在黛玉这儿,这句话不成立。

黛玉入红尘,本是了却尘缘的。但直至黛玉死后,她依然没有了却情根。

第23回宝玉对黛玉说:“明儿我掉在池子里,教个癞头元吞了去,变个大王八。等你明儿做了‘一品夫人’,病老归西的时候,我往你坟上,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。”

贾雨村在黛玉的老家,扬州郊外的竹林旁,看到一个既聋且昏的龙肿老僧,他就是宝玉,在竹林旁为黛玉守墓一生。

黛玉是情痴,宝玉是情种,跨越生死的情侣,她们能放下尘缘,立地成佛吗?似乎不能,所以妙玉虽死后仍归佛国,成了尼姑,却依然要带发修行——妙玉即是死去的黛玉。

经历了生死的黛玉虽情根未了,但却有收获,妙玉当日进大观园时,只有一个要求:“侯门公府,必以贵势压人,我再不去的。”

妙玉经过生死,悟到富贵是祸根,一定要戒除。但带发修行的妙玉,仍然没有四大皆空,所以一僧一道度化不成,还要再费周折度化,因此黛玉的化身妙玉,再次进入了大观园。

惜春:勘破三春,放下富贵和痴情,尘土两清。

妙玉进入大观园后,怎么度化自己呢?

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儿,一心堕入凡尘,而在荣国府的高门大院内,惜春一生的志向却是做姑子。

惜春的判词开头就道:“将那三春看破……”

贾家有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四姊妹,简称四春。惜春“将那三春看破”,“三春”即指元春、迎春、探春三人。惜春“看破三春”,是看透富贵之家女孩的命运。

元春遵母命嫁入宫中,本想为娘家谋富贵,却落了个“儿命已入黄泉……荡悠悠芳魂消耗”的下场。

迎春身在明争暗斗的富贵之家,想置身世外,出淤泥而不染,整天抱着本太上感应经避世,却成为最懦弱的小姐,被父亲以5000两银子,卖给了中山狼孙绍祖,落了个“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……芳魂艳质,一载荡悠悠……”

探春漂亮、有学识,又深通世务,最后的下场是“一帆风雨路三千,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……”

贾家三春,无论什么性情,如何优秀,一旦嫁人为妇,都会成为为家族谋富贵的商品,无论怎样挣扎,都是被利用的悲剧下场。

惜春的“惜”,不是珍惜的“惜”,而是惋惜、怜惜的“惜”。

正因为惜春“勘破三春景不长……”所以才出家做了尼姑,在大观园诸芳死的死,散的散后,唯有她活到了最后,看到贾家最后的下场:“白杨村里人呜咽,青枫林下鬼吟哦……连天衰草遮坟墓……”

从妙玉为自己个人的遭遇鸣不平,到惜春看到诸芳集体命运的悲剧下场,顿悟红尘是是非之地,富贵是悲剧之根,毅然抛了公侯小姐的富贵,放弃寻求青春伴侣的渴求,“缁衣顿改昔年装”,一入佛门,万境皆空。

绛珠草只有经历了惜春的顿悟,才能四大皆空,重回灵河岸边清静之地。立地成佛。